首页 >西餐

人贩子狱中讲述拐卖儿童邪恶网络分工明确

2019-06-25 23:18:20 | 来源: 西餐

人贩子狱中讲述拐卖儿童:邪恶络分工明确

人贩子狱中讲述拐卖儿童经历

■宝贝回家系列报道罪恶深渊

她们亦为人母,为何会走上拐卖儿童之路?她们通过什么手段,将一个个幼儿从家长身边骗走?近日,来到广东省女子监狱,采访多名拐卖妇女儿童的服刑人员,试图揭开人贩子的犯罪轨迹,以醒示民众。

在采访中获悉,拐卖儿童团伙内部分工明确:有人抢盗小孩,有人物色卖家,有人负责运输,有人联系买家,各负其责。一个庞大邪恶的犯罪络层层布局、神秘铺开。

听人贩子说

我进监狱的时候,孙女10多岁,在工厂打工。孙子9岁,还在上学。现在连他们在那里我都不清楚,造孽啊!

74岁的拐卖儿童服刑人员曾菊

为了2000块钱,搞得家里乱七八糟!连累了儿媳,现在儿子一个人带孙子,很担心他带不好,孙子被别人拐走。

运送被拐儿童的服刑人员潘丽

曾菊,女,74岁,无期徒刑。

2002年起,曾与儿子、女儿、女婿一道拐卖了3名儿童。2002年9月11日,一家人在睡梦中被逮捕,后均被判处重刑。

曾菊行动利索,口齿清晰,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她向回忆当年拐卖儿童的经历。

首次犯案 向老乡的孙子保罗常规赛总抢断追平马龙排名NBA历史第10位下手

曾菊是四川省开江县人,老伴去世后,来到广州从化投靠儿女。儿子、女儿、女婿都在建筑工地上打工,她就在工地上负责煮饭。

2002年初,她儿子驾驶拖拉机发生交通事故,车被扣,还要赔偿6000元医药费。就在这时,承包工地的福建老板跑了,工人的工钱没了着落,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想法搞点钱再说。女婿的一句话提点了曾菊:有个朋友的小孩淹死了,看有没有谁的小孩不要,可以卖给他。拐卖小孩的想法就在这时萌生了。

之后的某一天,曾菊来到广州火车站。在候车室和一个怀抱小孩的老太太搭上话了。老太太问我是那里人,我说是四川的。她很开心,说是老乡,就这样聊开了。不久,她让我帮她抱一下孙子,她去买火车票,一会儿就回来。

老太太走后不久,曾菊就把这名约3岁的小男孩抱走了。小孩长得还可以,我直接把他抱到从化,他一路上也不哭。

在从化住了两三天,女婿就打问他的朋友要不要这个小孩,对方说要,于是就把这名小孩卖到了陆丰。卖了9000元,我们分得7000元。陆丰那边接头的人不让我和买主见面,也让我不要开口说话,所以我也不知道买主究竟是谁,对孩子好不好。

再度作恶 女童卖不出好价钱

第一笔拐卖儿童得来的7000元很快就花得所剩无几。那段时间,曾菊一家人天天盼福建老板回来,重新开工,给他们发工资,但老板一直没有出现。

一个半月后,曾菊又打算再去拐卖小孩。她来到广州火车站,这次一个2岁的女童被她盯上了。

我见到她时,她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哇哇大哭,她爸爸妈妈不晓得跑那里去了。我等了近一个钟头,见还没人来找,就把她抱到从化。曾菊带着女童乘公交车去从化,为了防止女童一路上哭闹,她买了苹果给她吃。她吃了苹果,也不哭。

我女儿说想把这个女孩留下做女儿,女婿坚决不同意。他说:你已经有了一个女儿,还要女儿干吗?如果有人愿意要,就卖给人家。

几天后,女童被曾的女婿以40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曾菊说,女孩根本没人要,买方就给了个路费钱。至于卖到那里了,曾菊说她根本不知道,我只负责带小孩回去,后面几个环节我都不清楚一次交易两个有爱心的校友互换球队却仍惦记着曾经打球的城市,他们也不肯同我讲。

事不过三 再拐男童全家落

此后三四个月,曾菊和女儿一直在广州火车站广场附近拣矿泉水瓶,同时伺机拐卖小孩。

一天中午,她正在吃盒饭,一位带着男童的妇女问她:我没弄到吃的,你盒饭在那里买的?曾菊告诉了她。她于是对曾菊说:你帮我照看一下小孩,我去买点吃的,马上就回。

看到我在吃盒饭,小孩就大哭,我女儿给了他一半,他吃了就不哭。吃完后,我们看那位妇女还没来,就把他抱到从化了。

曾菊说,这名男童约3岁,长得不漂亮,也不精灵,只卖了4000元。

我们把小孩带到从化后,都要姜丹尼尔新ins名字是什么因和公司发生冲突重开账号留住几天,我女婿会在那几天联系买主。我们也没有把小孩藏起来,他们还到外面到处耍,邻居以为是我女儿的小孩,也没有怀疑。如果父母找来了,我就还给他们。曾菊说。

2002年9月11日晚,曾菊一家人正在出租屋里睡觉,警察破门而入,将他们悉数逮捕。至今,曾菊都没搞明白,警察是怎么找到他们的。曾菊说,女儿被判了9年,儿子、女婿都不知道被判了几年。

我们进监狱的时候,我孙女10多岁,在工厂打工。孙子9岁,还在上学。现在连他们在那里我都不清楚,造孽啊!说到这里,曾菊泣不成声。

运送一名幼儿可赚2000元

◎案例

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还采访了一位负责运送被拐儿童的女性服刑人员。

现年41岁的潘丽是广西宜州人,2007年8月来到廉江市一奶粉店打工。在此期间,潘丽在麻将桌上认识了湖北中年女性张某。她让我帮她送几名婴儿到河南安阳,回来后给我2000元。

2007年10月上旬,张某给潘丽打,说有3名婴儿要送到安阳,但每人只能送一名,让她帮忙再找两个人来帮忙。潘丽于是将在阳江打工的儿媳妇韦某叫到廉江,与她一起送货。

送的婴儿都是一两个月大,有一个只有20多天。一路上,我们就给他们吃奶粉。

潘丽说,该组织分工明确,安排细致,奶瓶、奶粉、车票他们都提前买好了,有的士送我们从廉江去广州乘长途客车。他们还说,到了河南那边,会有人在路口等我。我什么都不需要准备。

但令潘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们在河南刚下车,就被警察逮捕了。此后不久,她获刑10年。

孩子是从那里来的?卖给河南那些人?潘丽说,这些情况她都不知道老板只让我们负责运送我以为只是帮忙带人,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想到这属于拐卖人口,一下子坐10年牢,要命啊!为了2000块钱,搞得家庭乱七八糟!

潘丽说她连累了儿媳,一直很内疚。现在儿子一个人带孙子,担心他带不好,孙子被别人拐走。

统筹:戎明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