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花都特战狼王 第253章 沙浴客人

2019-10-12 20:20:18 | 来源: 西餐

花都特战狼王 第253章 沙浴客人

没听到冷峰回答的杜亭,再次问道:“冷峰,你在干嘛呢,为什么不说话?”

这次她声音带有了明显嗲嗲的腔调,听得冷峰胳膊上蹭地就起了层鸡皮疙瘩,他做梦也没想到,杜亭在正派的外表下,却隐藏着那么‘出色’的灵魂,一个晚上都是不停的主动进攻

杜亭这种表里不一的巨大反差,让冷峰是又怕,又爱。

男人,其实不就是喜欢这种女人吗?

在人前是贵妇,在**是*妇。

可关键问题是,干啥也得有个度才行啊——如果真这样一直下去,就算冷峰体格健壮,也得被她榨为**不可。

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冷峰说道:“我还在睡觉,你今天不上班了。”

“睡觉?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还睡觉。”杜亭在那边咯咯笑道:“弟弟,不会是昨晚累坏了吧,其实姐姐也很累的哦。到现在那儿还疼呢。”

“活该。”冷峰在心里说了一句后接着问道:“你今天怎么不上班。”

“唉”

那边的杜亭轻叹一声道:“还上什么班呀,昨夜我告诉了南宫峰一切,今天他家里向外宣布退婚,马上市委就有人给我脸色看,姑奶奶我心里不舒服,就干脆请假了,反正以后有你养我就行,而我这辈子也中为你疯狂。”

“啊”

冷峰轻‘啊’一声,脑海中接着就浮现出她昨晚疯狂时的不羁样子,情不自禁咽了口吐沫说道:“原来是这样子呀。”

“冷峰,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你一旦得到,就永远甩不掉了,除非那个东西消失。”

冷峰一呆:“这句话是啥意思?”

“啥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杜亭淡然一笑在中说道。

“永远都甩不掉?切,你以为你是狗皮膏药?”

冷峰当然明白杜亭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他刚才就是装傻,嗤笑一声又略带着歉意的问道:“你现在在那里,我去接你,另外把你需要的东西给你。”

不管怎么说,杜亭现在的处境和他也多少有点关系,既然拿走了她的初夜,那也算是他的女人了,是他的女人,冷峰就有义务去帮她,在说了,杜亭可是一个大美女,冷峰从心里就不想让她受到什么委屈。

“我在有半个小时就到你家门口了,等会见。”杜亭说完就挂了。

冷峰苦笑着将装入口袋,迈步问门口走岀的同时,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看来没事以后得找个大师给算算了,最近怎么老是走桃花劫。”

……

离冷峰的别墅外三公里左右,有一片比较偏僻的海域,而此时在这片海域边的沙滩上,冷峰正在认真的把杜亭往沙子里埋。

“如果你输了,以后就必须听我的话。”杜亭巴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

“没问题。”冷峰是自信满满的回答道。

两人此时都没有穿衣服,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特意来找情调的沙浴客人,哪怕是一丁点的衣服也显得很多余了。

冷峰一边把温沙往杜亭的身上覆盖,手还不时地在杜亭的**部位上揉搓一把。

杜亭眯着眼睛,很是惬意地享受着冷峰的**服务,对于冷峰肆无忌惮的**,除了身体有些变化,小腹在有节奏地微微**外,杜亭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反应了。

冷峰“埋”得很仔细,看起来不像是在进行沙浴,而是在掩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冷峰的手在抓沙子,两只眼睛则在杜亭身体上下的两个**部位游移着,杜亭洁白丰满的身体让他的下体有了一飞冲天的迹象……

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冷峰的工作终于有了成绩,一个美妙绝伦的艺术品在他的手下诞生了。

在杜亭覆盖着温沙的身体上,有三个盲点,她的**被他依照自然环境塑造,惟妙惟肖。

杜亭*身的山峰上,两点**在灰白色温沙的映衬下,更显得娇艳欲滴。

冷峰很会玩,他的两只手指在“山顶”的那两点**区域不停地旋转着,指尖轻轻地摩*着。

冷峰在不断地**着杜亭的欲*,但他并不成功,杜亭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进入状态。

没有*逗起冷峰的*望,反而是把冷峰搞得血脉喷张,他实在是等不及了,一把从温沙中把杜亭“捞”了出来,两个人立即滚成了一团。

在杜亭炫耀胜利的咯咯笑声中,两个人一同滚到了大海中,他们去洗真正的鸳鸯浴了

同一时间,在京城某处的一间很奢华的别墅里,正在***的上演着兽*的发泄,南宫峰扶着一个肥白的**,疯狂的冲刺着,随着一声亢奋的嚎叫,所有的声音都已经停止。

“少主,我们的人都已经到位,有关方面也已打理好

,‘毒狼’也到了天都,是否让毒狼现在就找到目的,然后干掉他。”一个黑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很是恭敬的禀报。

南宫峰提起了裤子,一只脚已经踩在了快乐昏死在地下的那个**女人的脖子上,没有什么声音,只有血从女人嘴角溢出,**还没有消失,而她就已经变成了死人。

南宫峰的残暴,让这些下人对这种事都习以为常了

刚才还是极度温柔的笑容,蓦然间,南宫峰的脸色如同夏天的天气一样,瞬息变化,化做了无比的寒冷,比霜雪还要寒冷十倍,眼睛里有种顶级大少特有的轻蔑与狂妄的厉声喝道:“让他等着,我要光明正大的去他家里杀了他。”

京城四合院,天下闻名。

那每一个大的或者小的院落,都有着它们自己的传说。

在名动天下的香山余脉下,顺着一条狭窄却不失幽静的沥青公路,经过十几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后,再走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却有十几座古色古香保存完整的四合院被郁翠的树林围绕着,青灰色的墙体在树缝中若隐若现。

要不是路旁的树林下有‘游人止步’的牌子,再加上一路上还有数十个面无表情一脸冷萧的便衣男人站在两旁的话,市民肯定会喜欢上这个适合晨练环境幽雅的地方。

一辆很普通的红旗牌黑色轿车缓缓的驶近,来到游人止步的牌子下,茶色玻璃无声的摇下,司机伸手递给了走过来的两个便衣一张通行证。

其中的一个接过来,先是看了看车牌再仔细的验证了一下通行证后,这才双脚微微一正,举手行了个礼,然后摆手示意同伴退后。

车窗又摇上,车子继续慢慢前行,一直到了最中间的那座四合院前,这才停住。

车门打开,龙老手拿一份资料,心事重重的向院里走去。

而此时在四合院内的一颗古树下,坐着一位面闭目养神的慈祥老人,而在他那慈祥面孔下却隐藏着神圣不容侵犯的威严。

这个老人正是经常出现在电视镜头前,当今华*国的*高领导人,**的一*首长。(未完待续。)

...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哪个区
南京京科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哪块
南京京科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