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虚实战纪 二十六、问询(下)

2019-10-12 19:01:29 | 来源: 烘焙

虚实战纪 二十六、问询(下)

“你问了他什么?”

同样注视着沈夜离去,在他们说话期间一直保持沉默的张龙潜终于向季海云开口询问,而季海云也没有隐瞒,立即便回答了她。

“我问他,昨天是不是也有人失踪了。”

“昨天也有?”闻言张龙潜不禁皱起了眉,“难道说这种古怪的妖怪不止三只而已吗?莫非……还有别的妖怪存在,在这三只闹事的时候,趁机暗中将学员掳走了吗?”

季海云摇了摇头:“说不好,毕竟信息还是太少了,就连法殿都还没有摸清它们的来历啊。”

“法殿也在查?”张龙潜担心的皱起了眉头,“海云,难道说学院外面也出现这种妖怪了吗?”

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准备满着张龙潜,季海云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随即他又道:“不过大小姐你放心,外面的情况并不严重,再加上有法殿监管着,凡人世界对此根本就没有半点察觉,仲坤那边现在也依旧很平静。”

张龙潜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避开她的视线,季海云的目光却有些凝重。

负责对周邈和白露进行问询的学员会成员很快就做好了记录,于是白露拉着周邈过来给张龙潜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虽然张龙潜被周邈临走时的那个眼神给看得冷汗淋漓,但是当她看见不远处一直注视着白露离开的南宫飘时,她还是忍不住因为他那苦闷的神情而叹了口气。

自己能掺和的也就这些了而已,之后的事情,真的就要看他们两个了。

心中暗暗想着,张龙潜和季海云慢慢朝着南宫飘和苍炎那边走去,准备和他们一起等待学员会的问询。

场内受伤的学员早就已经被送去了医馆,剩下的人其实已经不算多了,只是学员会询问得十分仔细进度才不是很快而已,看看那边忙碌的情况,估计轮到张龙潜他们也就不到十分钟的事,于是张龙潜便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想了想又挪到了苍炎身边。

清楚的察觉到张龙潜靠近过来,背靠着树干而坐的苍炎却依旧闭目养神,根本没有看她一眼的打算,这让张龙潜有一种被全面拒绝的感觉,明明自己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他,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没法说出口,她只能沉默的坐着,不时的看一眼苍炎。

分站在两人旁边的南宫飘和季海云也都没有开口,他们俩的视线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张龙潜和苍炎身上,只是看着比邻而坐的两人,季海云显得饶有兴趣,南宫飘的眼底却满是担忧。

这份古怪的沉默一直到学员会的人过来了才总算被打破。

南宫飘毕竟一直在迷宫里,所以他的问询没几句就结束了,不过季海云却是从头看到尾的人,于是张龙潜和苍炎的问询都完了之后,他那边也依旧继续着。张龙潜也没有催,她只是看了看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安静的等着,心里还不时想着“也不知道御灵社这次的活动还能不能进行”这样的念头,这时,她却感觉有个人走了过来,便收回视线看了过去。

廖蕾。

一下就认出了廖蕾的身份,并不清楚张龙潜和他打过交道的南宫飘立即就有些紧张了起来,于是张龙潜便起身径直向廖蕾开口。

“答应你的我都做到了。”

虽然结果可以说不能更糟就是了。

不过廖蕾却并没有因此而责问张龙潜,他反而点了点头,阴沉的脸上带着认真:“能让我跟她单独见面就已经足够了,多谢。”

这倒让张龙潜有些意外了。

“可是你们俩之间并没有任何进展哦?不如说……感觉好像还更糟了的样子啊……”

故意把这明摆着的事实试探性的说了出来,张龙潜暗暗注意着廖蕾的神情,可是她看到的依旧是毫无动摇的阴沉,根本没法从他脸上得到半点线索

跟见到周邈时完全就是两个人。

在张龙潜探寻的目光之中,廖蕾的声音就如他的表情一样毫无动摇:“从一开始你我的约定就只到此为止而已,会变成现在的状态也是我自己的原因,与你无关,所以我依然要感谢你。”

这个人……出乎意料的明事理嘛?

向季海云投去询问的目光,得到季海云肯定的眼神之后,张龙潜便在身后南宫飘紧张的目光之中朝廖蕾靠近了一些,小声对他道:“我说蕾少爷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啊?我可从没见过小邈会对谁这么讨厌的……”

“并没有做什么,但是,我……”一提起周邈,廖蕾的平静就有些动摇了起来,他那双与周邈极其相似的眸子之中浮现出一丝困惑,“我……从没遇见过这种事,所以也不清楚该怎么处理才好……不如说那个时候我该做什么都已经完全不知道了,或许就是因此才让她产生排斥了吧……我自己也不清楚……”

看着真的很烦恼的廖蕾,张龙潜轻轻笑了。

看来她看人的眼光依旧很准嘛。

见廖蕾本就阴沉的脸因为困惑而变得更加阴沉了,张龙潜想了想,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我觉得吧,肯定不是因为你‘现在’做了什么,这事恐怕得往更之前追究一些才对。”

闻言廖蕾双眼一亮:“比如说?”

张龙潜弯起了眼睛:“那得你自己想了,我又不知道你们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廖蕾毕竟是聪明人,受张龙潜这么一提醒,他立即便想到了一些事,但这并没有让他清楚起来,反而更加困惑的皱起了眉。

“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小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可不能再做什么违背她意愿的事了。”

口中说得很严肃,但张龙潜的笑容却十分轻松悠闲,看着那样的她,廖蕾禁不住勾了一下唇角,随即又恢复了阴沉的样子:“也是,你帮的也足够了,剩下的还是靠我自己才行。那么……”顿了一顿,他便认真的开口,“之后就请你多指教了,‘搭档’。”

眨了眨眼,张龙潜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佛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牡丹江好的治性病医院
湘潭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佛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牡丹江哪家性病医院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