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道尊战魂 903.第九百零四章 反常

2019-10-12 23:49:18 | 来源: 烘焙

道尊战魂 903.第九百零四章 反常

可巫云鹤乃是货真价实仙位境的强者,又岂能给飞廉再次攻击的机会,就在木丹丹收回飞廉的那一刻,巫云鹤已经趁着这一空档脱离了木丹丹的必杀范围,回到了魂巫弟子的队伍当中。请大家品“撤”

然后在巫云鹤的一声令下后,便是见到一行的魂巫弟子,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当然,没有人想放任他们这般的离去,但是很多人都在顾忌,顾忌巫云鹤肩头上扛着的护盾,这倒不是因为那护盾有多厉害,关键是那护盾里面躺着的那个人,名字叫杨玲花。

“云战,知道你为什么败吗”这时,逐渐消失的魂巫大军中传来了巫云鹤极度嚣张的声音。

“那是因为你做不到六亲不认。所以即便你们有着连老天都恐惧的战力,又能奈我何”

听到这里,云战的双肩都跟着颤抖起来,但又不得不说巫云鹤说的是对的,云战真的做不到六亲不认,不然又岂能做到今天这般被动

“想救玲花与幻妃的命,就来巫族找我吧,不过我可事先提醒你,下一次,你将不会再有这般的好运,哼。”

巫云鹤的话依然环绕在耳旁,几乎让云战的双目之中喷出火来。血海仇人就在眼前,云战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那种滋味,丝毫不亚于利刃穿心般痛苦。

“妈的,巫云鹤,姑奶奶要不亲手宰了你,就枉我魔妃之名

,一定会救出玲花师姐的。”

也许木丹丹的话是对的,做为旁观者的木丹丹,在这一点上要比云战清楚很多,但是在遭受了连番打击之下,云战真的不敢再去冒这个险了。

因为他不想在失去幻妃和玲花后,下一个失去的是木丹丹,那样的话,他真的会陷入疯狂。

“师姐,撤兵吧,我真的想好好的休息一下。”说完后,云战也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缓缓的转过了头。

“可是”

“丹丹。”

木丹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被龙素素打断了。只见龙素素轻移莲步来到木丹丹的身旁,拍着前者香肩道:“或许我们是应该让他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闻言,木丹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望着那满头白发的身影,木丹丹突然有一种心疼的感觉,这种感觉来的很强烈,强烈到这一瞬间,木丹丹好像明白后者不让自己追赶巫云鹤的原因了

“所有魂武弟子听令,原地驻扎。”

这一声令下后,所有魂武弟子开始忙活起来,一个个帐篷支好后,现场归于一片宁静。

这些弟子真的太累了,连续十几日不停歇的战斗,已经让他们精疲力尽,所以一些帐篷刚刚布置好,便是从中传来了鼾声震天。

可是在这期间,云战却是睡意全无,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空气发呆,而这一发呆,便是一整天

夜晚初上,星河漫天。

情无泪手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了云战的帐篷之中。

“饿了吧,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情无泪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了云战面前,温柔的道:“现在什么都不许想,好好的吃上一顿,身体重要。”

也许对此刻的云战来说,没有什么话会比这番言语来的更实在了,一瞬间,云战感觉心里暖暖的。

也许所有人都不理解云战的做法,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做为一个男人,欠下的债就应该自己来还

看着情无泪那张绝色的脸,云战淡淡的笑了,有她陪伴的日子,后者永远是那么的幸福,就像现在,便是如此。

“无泪,是不是让你担心了,我没事,真的。”云战边说着,边拿起了托盘中的筷子,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尽管云战是这般的说着,但是情无泪知道,其实此刻云战的心里并不好受,也许他只是在强颜欢笑罢了。

“如果心里不舒服的话就说出来,那样会好上一些。”情无泪像个妻子般,伸出手来抚摸过前者的脸庞,心疼的说道。

云战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便像往常一样,低头吃喝起来。

如果云战表现的激动与愤恨,那情无泪反倒不担心了,正是云战这种反常的举动,让情无泪隐隐间感觉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对于云战的性格,情无泪是再熟悉不过的,越是沉闷到了极限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可能就真的要爆发了,只是这种爆发到底意味着什么,情无泪却是猜不出来。不过她可以感觉得到,不久的将来,会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而挑起这个事端的,一定是面前的这个人。

“无泪,我真的没事,之前我不让木师姐去追踪巫云鹤,并不是因为玲花师姐的缘故,而是巫云鹤诡计多端,我担心木师姐会中了他的埋伏。”仰头喝下一口烈酒,云战解释道。

“臭小子,能不能别这么感动我啊,你知道我会流泪的。”然后便是见到在这片狭小的空间内,出现了木丹丹的身影。在她的周围,当然少不了一众患难与共的好姐妹。

“无泪,连你也和她们一起欺骗我吗你知道我失去了战气,没办法感应到她们的存在,还逼我说出这番话,你是不是有意和她们一起来糗我的”云战苦笑着说道。

情无泪吐了吐香舌,调皮的道:“我可以谁都不帮,但是我不能不帮丹丹,她为了你,真的付出很多的。”

云战无语了,当然他也理解情无泪的良苦用心,说到底,她是怕自己有一天离开的太早,而云战又没有人照顾,才会帮云战安排好这一切的。

然而情无泪越是这般做,云战的心就会越痛,所以云战今天做了一个决定,要离开也是自己先离开

“师弟,对不起,我误会你了。”说着,木丹丹张开双臂抱住了云战,小声的哽咽起来。

“师姐,为我做了这么多,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今天没有和你解释清楚,是我的不对。”抱了抱木丹丹,云战轻声道。

“咯咯,这不就好喽,我就说臭小子没有这么小气的,丹丹还不相信,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龙素素笑着道。完后众女也一起笑了起来。

半响后,云战缓缓松开了怀里的木丹丹,道:“姐妹们,有没有兴趣和我醉一次。”

“醉可以,但是你可不能再趁着我们小火舞喝醉的时候偷偷亲她了,上次我可是看的很清楚,你偷偷亲过我们火舞的。”龙素素眯着眼睛调侃两人道。

然后就见火舞的脸,瞬间一片大红,狠狠的白了龙素素一眼,道:“你这个老没羞的家伙,能不能别整天的胡说八道啊,很难为情的。”

“我胡说八道”龙素素摆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指着云战道:“臭小子,你敢不敢承认上一次喝酒的时候,后来火舞喝醉了,你抱着她偷偷的亲了一口,还说你最稀罕火舞小师姐了,你和大家说说,有没有这回事。”

“咳咳,素素,我想你一定是眼花了。”云战脸红脖子粗的说道,就这一造型,已经将他毫不保留的出卖了。

“什么”龙素素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吼道:“云战,你少在那里掩耳盗铃,我啥时候眼花的,我咋不知道呢而且当时我还看到你摸火舞这里了呢。”

龙素素说着,还朝着火舞的胸前比划了一下,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还摸她胸了呢。

“砰。”

云战直接被雷到,而后赖嚎嚎的说道:“素素,咱不带这么冤枉人的,我当时就偷偷的亲了一口,啥时候摸火舞师姐了你咋胡乱冤枉人呢”

“哦”

完后众姐妹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调侃的目光朝着两人看去,所有事情瞬间明了。

只有火舞,面色羞红的站在那里,低头抚弄着自己的衣角,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偶尔时候的目光,还会偷偷的斜着云战。

云战那个气啊,恨不得将龙素素就地正法,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却没有这个胆量。又或者是说,龙素素比他还要生猛,他有点怕镇不住她。

不然以云战宁杀错,不放过的性格,岂能容龙素素如此嚣张,早就将她拿下了,所以当浪子碰到真正的女汉子,那还指不定谁收拾谁呢,方方面面地。

...

郴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娄底好的牛皮癣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方法
郴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娄底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