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民营钢企资本结构阻碍重组

2019-10-08 23:44:37 | 来源: 小吃

“日子不好过啊。”陈主任是云南一家民营钢铁集团办公室主任,在去年的10月上旬举行的中国国际矿业创新论坛上,他就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预计利润可能大幅下滑。”但事实上,情况远比想象的糟糕。

“从10月下旬开始,每生产一吨钢坯或线材就亏损约400元左右。上半年的盈利基本被抵消了,而且到现在都还有库存。”尽管没有具体透露库存到底是多少,在电话那头的陈主任还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包括从营销策略上,从市场上,我们都做了调整,也想办法压缩成本,但是效果甚微。”

发端于大洋彼岸的金融危机对中国影响更多的是实体经济。在价格下滑、需求萎缩、出口受阻等一系列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国内钢铁企业承受着巨大压力。而民营钢企更是面临着宏观调控和市场竞争的“双重洗礼”。

“现在钢铁面临产能过剩,谁生产力水平先进谁就能存活下来,谁生产力落后谁就会被淘汰出局。”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前任所长吕政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钢铁企业重组洗牌是必然的。

借势《钢铁产业调整与振兴规划》(下称《规划》)对钢铁业重组的支持。

来自天津方面的最新消息称,天津市国资委正在酝酿将天津市的四家国有钢铁企业进行整合,通过成立一家钢铁集团公司的形式,来控股四家钢铁公司。

拥有国有产权的钢铁企业重组依据《规划》正在加速步伐,民营钢企的重组却因产权不一致而面临困难。

“首先民营钢企必须克服这个障碍。在产权上、在资本结构上都要转变。”在吕政眼里,如果想存活下来,“抱团取暖”就不能只是一句空话。他告诉记者,钢铁工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要求资本集中度比较高,企业需要按照现代化大规模生产。国家在准入门槛上也有相关规定,高能耗的必须要淘汰,也必须符合先进生产力标准的要求,以达到节能减排。“这对民营和对国有企业都是一视同仁的。”

“事实上,政府‘抓大放小’并不意味要扼杀民营钢铁公司的发展。”吕政认为,现在的主要矛盾就是要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避免造成资源浪费,促进节能减排。

“因此,钢铁企业必须进行技术改造。”但民营企业通常都会遇到融资困境。对此,吕政表示,一家资本不够,你就必须走资本集中化和资本社会化的道路,合伙来提高投资强度。你只有100亿元的资本,但是需要投200亿元,一个企业做不到,你就联合几个民营企业来共同投资。

“在重组中,产权不一,就要按照社会化资本的要求,你出多少资本,你就拥有多少股份。每家每户都想独立办钢铁企业,但是你又办不大,没有资本,没有技术,只能被淘汰。”吕政认为,如果企业克服不了这个,解决不了资本社会化问题,就不可能在钢铁行业求得长远发展。

“一个小蛋糕全部都是你的固然很好,但是如果一个大蛋糕的四分之一是你的就并不意味着差。因为这四分之一的量远远大过以前你独自拥有的那个小蛋糕。”北京市科技金融促进会副秘书长翟京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现在很多民营企业还是较为保守,不懂得做强企业。

经历了顺风顺水的高速发展阶段,民营钢企在盲目追求产量的同时,弊端也日渐显现。管理技术水平及循环经济水平比较低,环保设施不完整,技术改造也碰到了产业政策的瓶颈。在新一轮调整过程中,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困境。有业内人士预言,民营钢铁的高成长企业几乎已到了即将收尾的阶段。

民营钢铁企业的成长空间将受到限制是毫无争议的。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指出,在面对越来越大的市场压力时,民营中小钢铁企业“走专业化生产道路、生产特色产品的方式不失为明智之举”。久立集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大型国企不屑的行业里一扎20年,久立超越了中国不锈钢管的“祖师爷”宝钢,连续3年稳坐全国不锈钢管产量魁首,在产品种类的齐全程度和拥有高端产品的数量上都有绝对优势。

“规模小效益高的特种钢材,就有它的生存空间。也有很多企业是做得不错的,如张家港的沙钢,做一些附加值比较高的特种钢材也很成功。”吕政表示,“当然它也要求一些比较先进的技术性的东西。无论如何,在经济低谷期,淘汰落后生产力是必然的。”

事实上,国有钢企与民营钢企的市场是统一的,产品应该是有所互补的;国有钢企在追求向“大”发展,民营钢企不一定要追求规模。正如全国工商联冶金业商会副秘书长刘勇昌所言,虽然国有钢企有一定天然的比较优势,但民营钢企也应充分发挥自己的竞争优势,实现产品利润最大化。

广西治疗白癜风医院
运城治疗男科方法
固原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南宁白斑疯医院
运城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喜欢